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

请大家伸出温暖的双手,让人心不再冷漠!

(By Hösti)

今天一早看到这心寒的新闻,一名华裔妇女被攫夺受伤倒地后,至少5人经过事发现场,竟然视若无睹,甚至快步闪开,没有上前施以援手。

626日晚上,檳岛本地青年女画家林丹琦独守在爱情巷的檳岛之恋画廊时,也被一名巫裔劫匪打劫,她被匪徒捆绑,过后浴血跪在画廊处向路人求救时,至少有3名路人见死不救,一样冷漠的案例。

我们需要追问,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么多的过路人对躺在地上的受害者熟视无睹?

是我们都以为别人会做,自己就不做了,或者抱着罚不责众的心态,所以也就没有人报警了?

是我们都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各人自扫门前雪,勿管他人瓦上霜的人生态度?




是我们的社会互信状况被一些案件的负面影响和新闻报道的影响下不断蚕食?


使得人与人之间毫无信任?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

是我们不敢冒险救人,怕做好事会遭恶报

是我们的社会道德水平在倒退?

但我们更应该告诉自己,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走过的路人
请停下来,伸出援手,这是本分,更是底线, 那可不叫多管闲事!
请大家伸出温暖的双手,让人心不再冷漠!

人情冷暖,何至于此?!

檳城上演大马版小悦悦事件华妇遭攫夺受伤倒地5人视若无睹见死不救 

(檳城10日讯)大马版小悦悦事件在檳岛上演!一名华裔妇女被攫夺受伤倒地后,至少5人经过事发现场,竟然视若无睹,甚至快步闪开,没有上前施以援手。

华妇送院动手术不治

最后是一名持拐杖的老翁经过,拦下其他路人报警和急召救护车,把华妇送入医院急救,但她不幸在约8小时后动手术时去世。

这起大马版小悦悦事件今日清晨6时零2分,发生在檳岛打鎗埔J座组屋处。

打鎗埔乡委会安置在J座组屋的闭路电视,清楚地把事发过程拍摄下来。

闭路电视录像片段显示,住在该座组屋11楼处的女死者陈金釧(60岁,咖啡店助手),在清晨6时零2分步出底层,她走到摩哆车停放处时,被一名骑摩哆车的攫夺匪抢夺掛在右肩膀的大手提袋,在极大的扯动力下,她失去平衡倒地,翻了一下身子后就几乎一动不动,相信是头部受了重伤。

不过,最早经过现场的至少5名男女居民和公眾,不但没有上前协助陈金釧,也没走近前去查看,甚至快步闪开。

拐杖老翁拦人求助

大约4分鐘后,一名持拐杖的老翁经过,伸手拦住其他人士求助,才有人开始前来协助华妇,同时报警和急召救护车。

当地居民表示,救护车在事发约1小时后,即7时许才到场把陈金釧送入檳城中央医院急救,但她不幸在下午3时许动手术时去世。

打鎗埔乡委会主席骆荣金和理事过后把录影片段交给警方和记者。据知,警方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调查此案。

居民谴责见死不救

这起事件已在打鎗埔各座组屋传开,许多听到事发经过的居民,纷纷谴责那些见死不救的路人。

一些年轻居民甚至表示,要从闭路电视片段中一一翻拍这几人的样貎,然后放在面子书上给全世界的人看。

不愿名字上报的居民指出,若事发后华妇陈金釧及时被送入医院急救,那她的性命就可能得以保住。

他认為此事件上,匪徒应受到法律制裁,那些见死不救者,应在道德上被严厉谴责。

由於发生此事,许多居民也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他们希望警方和各相关单位能寻找对策,保障居民们的安全。

626日晚上,檳岛本地青年女画家林丹琦独守在爱情巷的檳岛之恋画廊时,也被一名巫裔劫匪打劫,她被匪徒捆绑,过后浴血跪在画廊处向路人求救时,至少有3名路人见死不救。

死者為咖啡店员工
独居组屋

死者的侄儿陈先生(29岁)说,警员今午5时许到死者工作的沓田仔街广发利咖啡店报噩讯后,家人前往太平间确认了死者就是其三姑陈金釧。死者遗体将在明早解剖。

死者没有孩子,在多年前丈夫逝世后就到家族经营的咖啡店帮忙。她4个月前刚从打鎗埔联邦后备队营地对面搬到J座组屋独居,不料竟然会因為被攫夺而受伤枉死。

他说,死者平常都在清晨时分从打鎗埔乘搭巴士到沓田仔街的咖啡店工作,是个勤劳和善良的人。

他说,家人现在十分伤心。不过,他受访时不忘提醒所有公眾,尤其是掛手提袋的女性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以免成為罪案的下一个受害者。

据瞭解,死者在事发时有把一叠钞票收在裤带处,这笔钱没有被攫夺匪夺走。曾协助死者的居民说,他们确实见过死者身上有这笔钱,但不知后来在谁手上。

(新闻转载:http://www.sinchew.com.my/node/253764?tid=1



小悦悦事件

小悦悦事件( 英文:Death of Wang Yue ) 发生於201110131725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镇广佛五金城,一名2岁女童王悦(乳名小悦悦,其父母王持昌和曲菲菲为山东迁入的外来工,但深究发现其父母身份可疑。)由于父母疏忽过失,在阴雨天黑夜独自跑出家门百米外后,先后被两辆汽车撞伤倒地,最初路过的数名行人未及时施救(主流媒体称有18名,但其实据深究疑似顶多13名),但辛路人陈贤妹(生于1953年,佛山本地人,职业是清洁工;主流媒体称陈氏为第19名路人)救起王悦,随后被送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急救。第二天两位肇事司机中的第一位自首。20111021日凌晨零时三十二分,小悦悦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宣告抢救无效离世。 

(转载资料 :维基百科)

5 条评论:

janelle_l 说...

昨晚刚和先生讨论了这单新闻。。。
路人没伸出援手固然不对,但家人与其要求那些路人道歉,不是更应该谴责凶徒吗?

miewkee 说...

留下脚印!加油!

我们的小宇宙 说...

马来西亚的治安难道没有每况愈下??
这是我们常常在报章媒体都能感受得到的..

♔ Intuition ♫ MagicDrag ♔ 说...

离开马来西亚后什么新闻都不知道了,竟然发生这种事情 :(

yee 说...

其實這個問題我也
反省過,試想想,如果是自己經過,會過去看一看嗎?很坦白地說,我自己一個人的話,不會,有伴的話就會。
誰知那人會不會假裝倒地,然後在我靠近是亮刀或捉住我?誰知那人是不是喝醉酒的流浪漢,在地上睡著了?很多未知的,不確定的因素促使我不敢向前。
我覺得,是這個社會造成今日人們的防範,或是更多人認為的冷漠。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懂得先保護自己,再幫助別人。

小小個人看法而已,別見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